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三十一章 竹楼仪式,舞龙狮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一百三十一章竹楼仪式,舞龙狮【求订阅】

    难得心里有了计划,李峰心里有了计较,只是天气太热,不适合,赶在秋天弄好,这些不用太过着急。只是明天几位老人搬家,竹楼的揭幕仪式,自己要准准备。人家镇长过来一趟不容易,在不在这里吃,自己总要拿出诚意。

    李峰家蔬菜,鱼虾最是味美,如今在小镇上也有些名气,难得李峰心里见见这位务实的年轻镇长。当然,李峰心里还有些小九九,多结交些人,怎么说没坏处,说不定哪天自己麻烦人家头上呢。

    左右不过是些蔬菜,鱼虾,至于瓜果,李峰趁着无人,从空间弄出不少,外边有摘了些。明天城里人可不少,自己这些瓜果正好趁着机会卖出去。

    李峰看着眼前四箩筐酥瓜,香瓜,一地菜瓜,西瓜,暗暗舒了一口,外边的栽种瓜果秧子越加的茂盛,遮挡着里边的瓜儿,这些都是李峰刻意为之,这样人们看不出里边到底多少瓜。平时吃喝少有从外边摘,多是李峰从空间拿出来,这样陆陆续续,消耗着,空间虽然还是有不少。

    不过,李峰倒不用担心,空间瓜果早熟,如今有些已经枯萎,而空间外长势最为茂盛时候,这个时间差,造就一个机会,李峰当然明白,每次尽可能从空间摘瓜果,外边配些,不一一查看是不可能发现异样。

    “对了,自己怎么忘了。”李峰忙完活,喝了口茶,休息了一会,看了看时间不过是四点多,这会天气凉爽了些。这人想起凉床时,心里暗骂一声,自己怎么给忘了,自己前段时间建设自己竹楼上,可是剩下不少竹节,二爷帮着打了眼,这些平凑在一起可以做成罗汉床。自己可以不用木板,改用绳子编织,这不是一种另类的凉床吗?这下没人抢了吧,不行做两,让你们慢慢抢去吧。

    李峰想着,起身,从院子抱出一堆竹节,二个长二米左右做穿的二侧,床宽,一米二,左右。这些都是打好眼的,只要拼凑起来一起来床架成了。

    李峰没急着拼凑,用绳子编织出床身,这些竹子必须在处理一下,钻出眼儿,这东西,李峰弄起来可没有自己父亲李山拿手。这不,李峰回到老院子,父亲李山和母亲张兰,正在菜园里忙活。

    明天城里来人多,多摘些蔬菜,不然明天忙不过来,李峰家的二块菜园,平时每天有百多块收入,如是星期天,节假曰,城里人来的多,三四百块都有可能。平常的一些小菜,架不住味道好,有人曾做过检测,说是李峰家的菜各种指标优等,农药残留极少,这些蔬菜可是很少喷施农药的,再加上李峰时不时弄些稀释泉水浇灌。味道美,无公害,可是有不少回头客,甚至几次有饭店人愿意出高价整个收购。不过,不论是母亲张兰,还是父亲李山异口同声回绝了,自己家的菜本就不多,不少熟客已经预留了,自己可不能做出言而无信事情。

    李峰举双手赞成,饭店需求量太大,李峰可怕自己父母累着,钱啥的,够发就行,再说自己挣的钱已经不少了,这些天蔬菜,瓜果,鱼虾,这些加在一起,还有自己在网上帮着做些企划案,一个月,一家人一两万,在村里可是顶天了。

    “小宝,桃林那边你弄好了,明天可是不少人,鱼虾,瓜果,准备,准备。”母亲张兰,看着儿子走过来,放下手里的豆角,这些豆角根根一米多长,小拇指粗细,轻轻一掐,水嫩。李峰看着菜园里,红灯笼一般的西红柿,拳头大,莴笋,一尺多长,叶子鲜嫩,李峰没事挺喜欢吃莴笋叶凉拌菜。

    黄瓜密密麻麻,黄色小花,上面小刺清晰,看着喜人,茄子紫黑色,泛着亮光,青椒,青黄豆,如此正吃,边上父亲已经拔了一箩筐,这些不用剥开,摘下豆荚,连着卖出去,无论是剥开煮着吃,还是加些盐,煮豆荚都是美味。

    “妈,那边准备好了,西瓜这些我已经摘下来了,唉,这些冬瓜越来越大了,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好啊。”李峰看着菜园边的大冬瓜,摸了摸脑门子,这些冬瓜不知道是不是泉水浇灌,个顶个的大,最大四五十斤,小点至少二十来斤,人家城里人一家四五口人,这让人家怎么吃啊。

    每次节假曰母亲张兰准要破开二个冬瓜送人,一家三两斤,两顿吃的量,这法子是不错,可是地里冬瓜不是一个两个,李峰打眼大致瞧了瞧少说,二三十个,自己吃不动,送人吧。村里谁家也不缺,今天看着父亲李山摘了四五个有些疑惑,难道打算做冬瓜酱,可冬瓜酱,一两个也够了啊。

    “可不是,不行,看看哪家饭店需要,这些冬瓜,倭瓜,实在是吃不动,明天你几个伯伯搬家,这冬瓜一家送一个,陪着蔬菜,他们家菜园还要一段时间呢。”李山小心翼翼的抱起冬瓜放进箩筐里,冬瓜白白皮层,有助于储存,不能碰掉了。

    一家三口忙了大半小时,准备的差不多了,李峰和父亲李山,两人来回五六趟,把蔬菜抬回院子里,遮盖好。

    “爸,我想做两张凉床,你看,上次二爷留着罗汉床架子,打些眼,攀上麻绳,这样行不行,你给看看。”李峰自己心里觉着可以,不过自己不是木匠,自己父亲平时做些桌椅板凳,这些事不说门清,比自己可是强多了。

    “凉床?行,你等会,我进屋拿钻子。”李山想了想,只要毛竹不出现炸裂,倒是没问题,打上洞眼,绳子容易,村里老四奶家去年种了不少麻,称几斤,够用了。李山拿着钻子陪着儿子来到桃林,李峰已经把毛竹弄了出来,一人扶着一人打眼,倒是不慢,个把小时,一张床已经弄出来了。

    “小宝,这张先别弄,先试试再说。”李山看了看,保险起见,先弄一张试试,如是不行,少糟蹋一张罗汉床架子,行了,再打眼,个把小时事情。

    “嗯,明天再弄吧,我收拾一下。”李峰点了点头,收拾一下,看着时间不早了,几个老人还没回来,应该在拾掇自己小院子,明天可就要如此了。

    第二天一早,几个老人穿着喜庆的大红衣服,高高兴兴伴着竹椅,来到竹屋入口。入口处左右两边各有一棵十多年树龄柳树,枝条清脆,低垂,两棵树上架着一块三米长半米块竹牌子,牌子上一抹耀眼的红色。

    远远看着山坡上的竹屋,映衬在山水之间,篱笆小院,门前的竹牌子,清新秀丽。今天竹楼终于竣工了,十四天,比预计的少了近一个星期,李福奎颇为自豪挺着胸膛,台上年轻镇长正在发言,高度评价李家岗村民的开拓创新精神。

    至于村民听没听懂,李峰看了村里几位老人吸着旱烟,打着盹,心里了然,至于镇长说些什么。其实李峰根本没有在意,过一会,揭牌仪式,红布随着落下,鲜红几个大字,“闲云小筑”字迹飘洒,一丝闲云野鹤之状,不少懂书法的老人聚在下边点头称赞。街拍仪式结束,竹楼宣布正式完工,可以入住。这件事才是重点,看着周围坐着一对对老人,满脸期待,喜悦的样子,看来竹楼的建设不错,造型颇受欢迎。

    李峰看着领导走远,各家上台领着自己小竹牌,竹牌子上面挂着钥匙,简单的雕刻着竹屋名字和户主人姓名。老人看着极其喜欢,交流着看着各人竹牌子上雕花,李峰暗叹,这一手弄得不错,这些竹牌子可是李福奎专门找上街上卖竹雕师傅雕刻的有花草人物之类。样式没有一家重复的,算是小小艺术品纪念品。而真正让李峰意外是竹楼出租率,竟然租出去二十一间,这可是刚开始,还有不少人不知道这事,今天晚间趣闻一播报,说不定明天着三套房子就没了呢。

    李福奎这时适时得给大家开了会议,主要二点,一点是对大家入住表示欢迎,以后大伙都是李家岗村民了,二对于竹牌作用,主要是记录各家的名字,划分菜地。这些老人说的听得比较认真,跟着过来的一些儿女,微微皱了皱眉头,自己父母这把年龄种地,一些年轻人劝着父母,菜地不要了,老人有退休工资,青菜啥的村里买些,肉食有冰箱,一次多买些没关系。

    这次仪式闹腾挺大,边上市里电台的几位记者,四处取景,拍摄,不说,镇上的舞龙舞狮队也来了。龙狮齐舞,这场景吸引不少孩子,无论是村里,城里,这些年可都难得一见舞龙舞狮,惊天锣鼓,唢呐,十多个大汉,挥舞着巨龙在山坡上跑动,身后大河白浪翻滚,二头威武的雄狮,前面一个面具娃娃,摇动着手里的彩球,二只小狮子,跳动着引着一群孩子围观。

    鞭炮齐鸣,真是吉时已到,李峰一家人,林颖四个女孩子,开始帮着几位老人搬家,大件东西,前两天已经搬了过来,家电老人从着那山直接送进竹屋,这时候只是一下小东西。各家门前,鞭炮燃起,村里可不是城里,没了鞭炮可少几分热闹啊。李灿这小子今天难得没开店,帮着父亲李福财一家家送鞭炮,今天光光鞭炮买了三四十挂,李峰自己自己就买了四挂,桃林放上一挂,这边三家每家一挂,可都是五十万响的,十来米长。盘在院子里,热热闹闹,烟雾缭绕。

    鞭炮声,锣鼓声,在满天烟雾中,竹楼若隐若现,热闹非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