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二十三章 林老一家【三更求收藏,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一百二十三章林老一家【三更求收藏,推荐】

    ps:感谢十二夺命战马舵主588打赏,评价票,更新票,拜谢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蓝蓝色天空大大588打赏。

    ……………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啊?”李峰刚打个盹,这边已经闹开花了。看着上下挣扎的扑腾的苍鹰,边上闹腾毛球,李峰一头黑线,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萌萌,你过来,毛球做什么?”不用说,这事铁定有这小丫头的份,谁知道这次萌萌拼命摇头,不会吧,怎么可能啊。

    “不是你?”李峰瞥了一眼边上铃铛,难道是这丫头,不可能吧?

    “我…不是。”铃铛高高举起塑料板,不是这样丫头,难道是毛球,看着偷偷摸摸跑出去,又跑回来的毛球,原来如此,看着扔向苍鹰的石子,李峰郁闷了,这小东西怎么回事?没事惹它做什么啊?

    “毛球过来,谁知道毛球为什么这么做啊。”李峰闹不明白,按说松鼠应该挺怕老鹰这东西,怎么说苍鹰接近六十

    “叔叔,我知道,我知道。”萌萌一说,李峰看着毛球眼神不一样,小伙不错,原来毛球带着闪闪回来玩儿,谁知道桃树上苍鹰跳出来,吓得闪闪一跳,小家伙胆子小,回头就跑。毛球在后边叫了半天不理会,这下可是惹怒了毛球把火气发到了苍鹰身上,龇牙咧嘴向着苍鹰比划爪子,可惜苍鹰高傲抬着头,不屑看着闹腾毛球。

    不知道是不是毛球看着李峰或是萌萌用石子,这小东西竟然想起这一招,拾起石子不停扔向苍鹰,如是自由的苍鹰当然不怕,可是这会儿失去自由,锁在桃树上的苍鹰可就倒大霉了。石子横飞,不小心身上挨一下,这不闹腾,萌萌和铃铛看着好玩,搬着竹椅子坐在边上看热闹。

    李峰听完真的有些可怜这只苍鹰,真可谓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啊。

    “毛球,过来。”李峰看不能看着这小东西闹腾,这一下弄得鸡飞狗跳的,几只小野兔,白鹭,野鸭,银鸡,炸开了锅的闹腾,可是让李峰郁闷,这东西,你说说为了个‘女朋友’闹个意思不就行了吗?

    李峰一边安抚毛球,一边看着羽毛扑腾满地都是苍鹰,这家伙身体不算小,半米来高,背部褐色的羽毛上点点黑斑,腹部白色花纹,只可惜现在羽毛凌乱不堪,点点紫黑色血迹,看着狼狈的很。

    鹰眼黄黑之间闪现一丝疲惫,李峰呵呵一笑,手边嘶嘶的小绿探出头,看着站在桃树上的苍鹰,跃跃欲试,只是李峰摸了摸小绿,自己并不想驯服这只苍鹰,有着东西在,闹腾人。家里的鸡鸭鹅没一个安静下来的,李峰想着林颖回来吃晚饭时候商量一下,要不让她拿去在观鸟台养着,倒是看家护院啥的,配上一条藏獒足矣。

    “什么,老鹰,我不要。”可惜饭桌上,林颖一听老鹰连连摆手,这东西可不行,不说自己养不好,再说这东西吃肉凶狠,自己看着害怕。

    “你真不要?”李峰有些意外,林颖平时不是说的挺好听,啥动物都是保护区的一份子,怎么到了苍鹰这里,人家就不算了呢,真是,不过竟然她不要,自己只能哪天得空,进山一趟,这玩意自己也没法养,除非不养别的家禽了。

    “不要。”林颖很是肯定的说,一点没有回旋的余地,不过王老颇有兴趣,问了几句,苍鹰的习惯,这些李峰倒是知道些,苍鹰,吃一些小型动物,兔子,小鸟,有时候也会捕捉些松鸡,银鸡,狐狸,这些大型的动物。

    如是饲养的话只要弄些猪肉即可,这东西吃的不算多不算少,一般村里人是不会养它,谁家也不想把钱扔到闲地里不是。

    至于王老倒是可以,竹楼眼看着建设好了,入住以后如是不养家禽,逗弄着苍鹰倒是有些意思。

    既然王老有意,李峰当然好好说道一番,不过是养鹰注意的事项,至于熬不熬鹰,其实没必要,野姓足的老鹰玩起来更有些感觉,至于,让它飞天,这事到是不能,无所谓,只当它小鸟雀玩乐一番。

    “我还是不要了,不能飞的老鹰,那里还是鹰啊。”王老一听,自己养着,可是不能飞上天,这是哪门子道理,那自己要它有何用啊?苍鹰驾云穿梭,身在九天之上那种骁勇,空中霸主,王者风范,那才是真是鹰。

    李峰苦笑摇了摇头,这下只能放归山林,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影响周围邻居家的家禽。鹰似乎本就属于天空,那里才是它的家吧。

    晚上,李峰没去过问树上苍鹰,让它在树上呆着吧,李峰躺在架子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清脆的歌喉,喜鹊唱着美丽歌谣,李峰躺在床上,静静欣赏,这来之不易的平静。

    躺着静悄悄过了二三分钟,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在院里打了一套拳,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深吸一口气,又是美好的一天。

    今天可是真正过去接人,这边林老已经起来了,开着皮卡,两人上路。两人喝了碗油茶,吃了些肉包子,早早等在车站,迎接着林老家人,听说今天儿子带着孙子过来。林成栋林伯父满是欣喜,不少时间没见到孙子了,平时虽然想,可这是越是快要见到,越是心急了。

    “林伯,进来坐一会吧。”李峰看着林伯不停走来走去,眼巴巴向着远处望去,一脸急切。李峰说了几次,可是老人一点不听呢,依旧急切的看着远处是不是车来了。

    这次说起来和竹楼还有些关系,竹楼眼看着建成了,林老给自己老伴打了电话,这不儿子正好这两天有假期,陪着一起过来,孙子放了暑假,林伯只能求着老伴把孙子一起带过来。小家伙十来岁,上四年级了,平时喜欢玩游戏,爷爷让自己去山里,小家伙闹了好一阵脾气,最后还是林老的儿子林国良买了笔记本,林磊磊这才消停了。这下不用说,嚷着要来,这次小家伙心里可是打着如意算盘呢,在家虽然有电脑可以上网,可是在家老妈下班一回来,自己可就没了自由,上网当然不行,写作业去,小提琴拉了没?

    “爷爷,我们在这呢。”李峰看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戴着包球帽,一身耐克,站在一辆奥迪边上,这个一定是林伯的小孙子,林磊磊了,小家伙挥舞着手臂,蹦跳着向着这边来了。

    “看着车,慢点走,别摔着。”李峰看着满脸紧张的林伯直乐呵,这时候那里有啥汽车啊,清晨公路上静悄悄的,少有几辆车,或是牛车,马车,甚至骡子,老驴儿。李峰看着没啥稀奇,可是这对于第一次来乡下的小男孩来说,太惊奇了。

    “哇,奶奶,老爸,你看看,这是牛,还有马,咦,这是什么马,怎么长的这么丑啊。”小家伙嚷嚷着,蹦跳跑了过来,一把抱住爷爷。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重了,长高了啊,嗯,不错,吃的胖了。下来,过来这是你李叔叔。”林伯抱着孙子,脸上满是笑容,这不刚放下来,林成栋指着李峰介绍着。

    “李叔叔好。”小家伙乌黑的大眼睛精灵劲十足,高声叫道,拉着李峰的胳膊,指着走过去的老驴问道。“叔叔,这是什么马,怎么这么丑啊?”

    “呵呵,这可不是马,这是驴子,驴头不对马嘴,正是这个驴子。”李峰笑着解释,这边一位头发斑白的妇人在一个中年男子扶着走了过来,老人姓金,听说是满人,退休前是大学老师教授音乐的,至于细节,李峰倒是不太清楚。

    “林哥,伯母,走,吃饭去。”人家昨天省里,今早上早早起床过来,这早饭铁定没吃,几人开着两辆车来到小镇最大的早点铺子,小孔茶楼,这家茶楼除了卖茶,还做早点。李峰引着几人走进一间包厢,这里安静,要了一壶白茶,白茶算是本地最好的一种茶了。不同于别得地方白茶,采摘了细嫩、叶背多白茸毛的芽叶,加工时不炒不揉,晒干或用文火烘干,使白茸毛在茶的外表完整地保留下来,这就是它呈白色。

    “不错,清香,甘甜,好茶。”林老喝了一口,大声赞道,林国良,小口喝了一点,眼睛一亮,不错,至于金老师极其优雅,一丝难言的韵味,喝茶的动作,让李峰心生羡慕。至于林磊磊夹着蒸饺大声叫好,这里蒸饺真是美味,蒸饺用的蒸汽锅里泡着绿茶,蒸饺有些清淡茶味,饺子皮透亮,极其劲道,里边不是猪肉,而是透明虾肉,配上豆腐,粉丝,少许的鱼肉,味道极其鲜美。

    边上是是陈醋陪着蒜泥,辣椒油,等,上面飘着葱花,香菜沫子,蘸着吃,最是美味。别看林磊磊人小,吃的可不少,直叫了四笼子子,这小子才抹抹嘴。

    “走,我带你们看看去,我跟你们说,我那个竹屋可是最好的,院子里有三棵大树,槐树,榆树,枣树,以后吃榆钱饭,蒸槐花,枣子,可都不要求人了。”林老说着自己竹楼,激动不已,这栋还别说是树木最多的一栋竹楼,而且齐全,成老看着可是羡慕不已,说了几次呢。

    “你啊,我这次过来倒要看看这里多好,几个月不回家。”金老师白了一眼老伴,这人,不过看着林成栋红润的脸颊,心里惊讶,这人身体可是比以前好多了啊,看着健朗,连着儿子林国良看着也是暗暗惊讶,心里想着是不是让妻子说说,老丈人身体不好是不是过来住几天呢。

    …………

    求点击,收藏,别的不说了,三更将近一万字,有没有,大家推荐票给名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