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爱情无药可救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第一次见到僵硬铁脸的弓锯如同一个孩子哭泣,李峰叹了一口气,刘大头和李贵各自倒了杯酒仰头喝了。几个人吃点菜,填饱肚子没有再多喝了。李峰送着三人上了码头小船,不忘记提醒一声。“李哥,刘哥,今天晚上估计可能会有点闹腾,你们小心点。”

    “呵呵,李老弟你放心,这些人偷偷摸摸,如是今天晚上要是敢来,正好一网打尽。”李贵说话满脸严肃,李峰点了点头,这样就好了。李峰回到桃林,宝宝和萌萌,茶茶,铃铛几个女孩跟着小青正在捕捉萤火虫,李宝宝举着自己小纱布袋子给李峰看。“爸爸,你看宝宝捉了三只萤火虫,好看吧,奶奶说放到蚊帐里关上灯可好看了。”

    “叔叔,宝宝妹妹好笨哦,萌萌捉了六只比宝宝妹妹多三只哦。”赵萌萌挺着小胸脯,满脸的傲娇的看了一眼李宝宝小纱布袋子,撇撇嘴。

    “哼,爸爸不要理萌萌姐姐,萌萌姐姐是大坏蛋,爸爸你帮宝宝捉好不好?”李宝宝把自己小网兜塞到李峰手里扬着小脑袋眨巴大眼睛摇着李峰手臂李峰点了点。高兴的小丫头对着萌萌做着鬼脸,萌萌不是善茬,两个又是扒拉眼睛,又是吐舌头,抓耳朵,好不闹腾。李峰接过纱布小网兜,四周看了看,这边鱼池子花架上点点的星光,没想到萤火虫还不少呢。

    李峰眼力好,动作快,看是随意一挥,一次捉到三只萤火虫,宝宝屁颠的跑过来,小胖手小心翼翼捏着放进自己的纱布袋子里,吧嗒在李峰脸上亲了一口。“爸爸又喝酒了,爸爸说话不算的,讨厌。”边说边用小手扇风,小鬼头,李峰捏了捏宝宝小肉脸蛋。“那好,以后爸爸少喝酒了。”

    “嗯,宝宝都不喝酒的。”用力点了点小脑袋,小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听来喝酒不好,小嘴巴巴说了一堆,李峰苦笑,这丫头啥么时候和自己老妈。李峰苦笑用手指点了点宝宝小鼻子,说道。“小唠叨鬼,还要不要爸爸帮你捉萤火虫了。”“要。”皱了皱小鼻子,宝宝鼓鼓嘴说道。

    “那好,走吧,你看萌萌姐姐又捉到了萤火虫。”小萌萌真是挺厉害,小网兜挥舞着,还真给她捉到一只萤火虫,喜滋滋的放到自己袋子里。

    “爸爸你快帮宝宝捉多多萤火虫,比萌萌姐姐多,你看,你看,萌萌姐姐对宝宝做鬼脸了,宝宝都没有做。”李宝宝的掰手指一算,自己都比萌萌少了一只,小丫头开始拉着李峰摇了摇。

    “哼,宝宝妹妹赖皮,萌萌都没有让小姑姑帮萌萌捉萤火虫,宝宝妹妹真是小屁孩。”萌萌傲娇走过李宝宝身边,小宝宝气鼓鼓的抓过李峰手里网兜,小胖妹嘟着小嘴嘛,对李峰说自力更生自己捉萤火虫还说比萌萌姐姐捉的多,李峰一看气鼓鼓,一副大决战两个小丫头,李峰笑了笑。算了,玩去吧。

    “呵呵,这么快回来,不是说要晚点回来吗?”小青可不止捉萤火虫,时不时过去看看果果,李亚,崎崎几个孩子,李峰蹲在小青边上,小崎崎这会正在一点一点挖开知了洞,一个知了轻轻拉了出来放到小红桶里,小新几个沿着桃树树干找着刚刚爬出洞穴上树打算脱壳知了。

    “这会知了少,下半夜多些,早上起来早点可以捉脱壳白知了。”李峰桃树下知了特别多,不知道是不是泉水原因,比的地方知了都跑来了怎么的,桃树林和池塘四周知了可以吃大半个夏天了。李峰用竹片挖了了两只,小崎崎比起宝宝和萌萌几个可是有耐心多了。只是少了活泼,这一阵好点儿,李峰大大舒了一口气,小孩子嘛,活泼点淘气点是好事。不然太老成了,可不算好啊,以后有时间成熟,老成,如今该是享受童年时候。

    “呵呵,还好了,你看我们挖了这么多了。”小青摇了摇小红桶子,果然不少,桃林知了太多了一些。李峰还有啥么可说的,桃林小院知了多,没有办法事情。

    知了差不多够明天吃的了,李峰喊停了。这会不算早了,洗洗澡,还要收拾一下做暑假作业,玩会睡觉了。“铃铛,宝宝,萌萌,茶茶,你们几个别捉了。”

    宝宝嘟着小嘴满脸不高兴,萌萌得意洋洋的傲娇看着李宝宝,宝宝这丫头拿着网兜小心翼翼捕捉萤火虫,可谁知道每次都扑空了。还没有萌萌挥舞网兜捉到多呢,李峰笑着挠了挠宝宝的大肚皮,小丫头咯咯笑着叫着痒痒。“好了,别嘟着小嘴了,快去洗澡,一会做作业了。”李峰赶着几个小家伙去洗澡,自己回到房里冲洗了一下换了短袖和大裤头。

    李峰接过小青泡的浓茶,道了声谢,李峰和小青聊起今天晚上事情,小青听完感动一塌糊涂。“李峰,你一定要治好她,他们真是太不幸了。”

    “这事虽说我答应下来,可是这病我心里也没有底。”李峰知道白雾雾气很厉害,可是有些病还是没有办法。

    “希望老天不要对他们再这么残忍了。”小青接过边上萌萌递过来餐巾纸,小萌萌怒气汹汹的对着李峰瞪眼睛。宝宝这丫头反击,瞪眼,两个小丫头又闹了起来。“叔叔欺负小姑姑,坏叔叔。”“爸爸才没有呢,对不对,爸爸。”李峰点了点头,果然宝宝挺了挺小胸脯。“你看吧,爸爸都没有欺负小青阿姨,是小青阿姨自己哭的哦。”

    “好了,你们两个去洗完澡去做作业去。”李峰见着两个小家伙又要吵起来,李峰摆了摆手,这丫头好的时候和一个人似的,可是闹起来,李峰拿着两小家伙没有好办法。

    晚上,李峰躺在床上还在想这事,第二天一早弓锯提着礼物来道谢。“李先生,这件事麻烦你了。”“没事,不过你这位嫂子病时间太长了,我没有把握.只能看情况了。”

    “无论如何谢谢你了,李先生,我一个战友去接老排长和嫂子了,估计上午就能到,需要准备些啥么。”弓锯此时完全和平时那个不苟言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弓连长了,如同一个参加面试公务员面试小年轻紧张,充满希望。

    “不需要,弓连长不用这么紧张,坐下等吧。”“李先生,你坐吧,我站着没事啊,一会来了,我还去给他们引路。”弓锯难得话多了些,李峰和弓锯聊了聊,这小子心愿治好嫂子病。老排长事情一直是弓锯一个心结,李峰没有啥么好办法解开这个心结,只是希望能治好的这位老排长妻子。

    “来了,好好好,李先生,来了我去接一下。”弓锯说完小跑着出去了,李峰本想一起过去了,可是这人早没有影子。不多一会,一辆车路虎开了进来,弓锯战友专业以后做生意,如今还不错。

    “老排长,嫂子,你们来了。”弓锯小心扶着有点瘸的老排长。“没事,我自己走。”这是一个中年人,岁月痕迹雕刻深了一些,不过肩膀依旧挺直,走路虽然一瘸一拐,可是依旧努力走着直线。女人梳洗干净,脸上带着淡淡笑意,怎么看不像是弓锯说的痴痴呆呆。李峰疑惑了,弓锯小声解释道,多数时候清醒的。

    李峰点了点头,原来这样,李峰请着几人进屋坐。“李先生,不论多少钱,只要治好嫂子,我们弟兄们砸锅卖铁也给你凑齐。”周文伟如今做建材,算是弓锯战友中比较富裕了。

    “文伟,别说傻话。”老排长邓兴平摆了摆手,李峰这会观察了一下,这个聋哑痴呆的女人,不注意真是没有发现和正常人有啥区别。

    “邓排长,我先给嫂子看看病。”李峰本想先用白色雾气查看一下,自己三脚猫功夫,李峰不想着丢人现眼了。可谁自己只是靠近一点,女人躲闪到邓兴平身后,怯生生如同孩子一般。

    “不好意思啊,李先生,嫂子她。”李峰对弓锯摇了摇头。“没事,呵呵,大家先吃水果。”李峰觉着先说会话,熟悉点再说,再说这会明显犯病了,如同小孩子一般躲在邓兴平身后。李峰想着一会好点再看看,邓兴平介绍了一下周翠枝情况,李峰听了点了点头,不定时发作,最怕见到生人。

    李峰边听边想着,自己看过一点医书,靠着记忆力记住了些,可是没见过这样病例。李峰摇了摇头,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客串这个医生职业,此时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先用木针镇定,用白色雾气检查一下。李峰提出来建议,几人商量一下,只有这么办了,李峰木针说话间下了去。

    “好了,邓大哥,你先把嫂子放平,我来看看。”李峰装模作样一番,手指一丝白色雾气进入周翠枝的身体。一圈下来,李峰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

    “邓大哥,这个病,我想一会嫂子清醒问问。”李峰说道,周翠枝识字,这就好办了,只是李峰心里满是疑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