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零九章 喧闹后的宁静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一百零九章喧闹后的宁静【二更,求推荐收藏】

    ps:感谢开心珞巴美眉再次打赏588起点币,傻傻狂奔中大大100起点币打赏。

    ……………

    清晨,李峰今天起得特别早早睡早起,鸡鸣而起,伸了个懒腰,运动几下,在微微湿润的枣树下深呼一口气。几只小鸡仔咕咕叫着,围在脚边,另外一些吵着闹着抢食吃。水井边,一条受了惊吓的蚯蚓,撅着屁股向着泥土里钻,可惜母鸡眼疾嘴快,一下子啄住猛甩出老远,母鸡身后的几只野鸡仔飞快的跟上,拉着扯着,一会一条蚯蚓进了肚子。

    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看看几个黑灰色的野鸡,比之普通鸡仔,无奈反应,还是争抢狠劲都胜了不止一筹啊。

    李峰看了看地上枚米粒,转身抓了把米嘴子{打烂的废米,很细,不能做米饭,通常喂牲口的},小小鸡已经可以吃些米嘴子了,看着前边几只野鸡,李峰心里暗想,今天家里抱了三窝鸡,最少四五十只。散放着,院子有些小,李峰心里觉着竹林哪里不错,放下鸡仔过去,可以吃掉不少害虫,一举两得事。

    毛球前些曰子早出晚归,一面躲着萌萌,一面勾引山里小松鼠,泡妹妹,这两天倒是常常待在院子里,李峰恶意猜测人家松鼠妹妹把它甩了。而这边萌萌有了新玩具,鸡爪猪,每天拖来拖去,少有理会毛球,毛球每每看着可怜兮兮的鸡爪猪,高兴在树上直跳。李峰看的脑门上直冒冷汗,心里同情,不过嘴上可啥也没说,人家买的不是嘛。

    再说这玩意生命力极强,至少这些天这家伙吃喝胃口好的离谱,吃饱喝足,这玩意竟然喜欢睡觉。还真是个小猪仔,可惜萌萌精力充沛,每每弄得鸡爪猪,不,小白发怒,可是对于萌萌来说,完全无视,牵着不行,拉着,要不拖着,一身本来白皙毛发黑呼呼,小青几个女孩看不过帮着清洗。

    “吱吱。”毛球跳到李峰肩膀上,指着李峰手里的米嘴子,叫个不停,难道毛球饿了,李峰有些不解,弄了一下丁放在小爪子上。

    “吱吱。”谁知道这家伙不愿意,闹着,抓着李峰头发,让李峰很是有些郁闷,这小东西做啥么?

    只看着毛球跳到米嘴子袋子边上,跳上袋子上,扯开袋子口,小爪子指着里边的小碗。李峰有些疑惑,碗,做什么,饿了?渴了吗?李峰愣了愣,看着急着直跳毛球,苦笑摇头这个小东西。

    “是不是这样?”李峰挖了一碗米嘴子,毛球跳到李峰胳膊上,指着碗,又指了指小鸡,李峰愣住了,难道这家伙是想喂鸡。

    看着毛球一小爪子一小爪子撒着米粒,李峰已经惊呆了,而此时张兰从菜园摘了些茄子,豆角,扁豆等,挎着篮子,走进院子一看,撒米喂鸡的毛球,惊得张大嘴,难道是自己看到妖怪了。

    “吱吱。”看到张兰,毛球显得特别激动,指着张兰,有指着自己,扬着小脑袋,颇为自得的。

    “小宝,毛球跟谁学得啊,这也太聪明了。”李峰看了一脸激动的老妈摇头苦笑,这小东西谁知道和谁学得,李峰把刚才的事情和老妈张兰说了一遍。

    “啊,这小家伙不会跟我学得吧。”张兰一听,怎么和自己每天喂鸡一样,挖一碗米嘴子,撒着给小鸡吃。

    “对啊,可不是,这家伙模仿力倒是挺强,毛球,好了,喂的够多了。”李峰看着地上的碎米嘴,赶紧把毛球拎了下来,这米嘴子太多可不是好事,小鸡消化能力本就不强,如是喂得太多。这些不懂饱饿的家伙还不知道撑成什么样子呢。

    “好了,别闹了。”李峰看着偷偷摸摸抓着米粒喂鸡的毛球一阵头疼,抓着挣扎小家伙进了房间,摸出几个核桃,这次李峰给的山核桃,别看小,吃起来破费劲,一个够毛球摆弄半天的,看着磨牙的毛球。李峰舒了一口气,毛球啃了一个山核桃,眼珠一转,剩下两个抱着一个叼着一个,飞快的向着桃林跑去。李峰愣了愣,这又是哪一出戏啊。

    李峰摇头清理一下毛球吃的山核桃壳子,小东西牙齿有经常磨一磨牙齿,不然容易造成牙齿过长或是脱落,甚至危及松鼠生命。

    今天比较闲,前几天报纸登了毛蟹的分析报告,让李家岗又一次迎来捉蟹热,这次不比上次。不仅仅有不少病患家属,还有些凑热闹,碰运气的人,再有些游玩的人。再说这毛蟹营养丰富,对身体很是有益。没病补身体,如今可是把健康看的最重要,尤其是一些退休的老人带着放了暑假孙子,孙女,儿子女儿上班忙。老两口在家不如出来走走,这不,听着市里还有李家岗这样的地方,山清水秀,水鸟种类众多,而且不要门票,吃喝便宜,交通也颇为方便,市里就有直通李嘴子镇上公交车。

    一时间,无论是李峰的美味瓜果,还是村里无污染蔬菜,山里的黄花菜,水芹,小野果,五彩缤纷的小花。一切一切让一些城里人看花了眼,看那牛背上牛背鹭,大河上是不是飞过的水鸟。离着水库一段六七里的天然凉棚,青石,清凉舒爽,看着几只美丽野鸡跑过,几只野兔子贼头贼脑,路边挤满青草野花,左右灌木藤蔓上花枝萦绕,清香凉爽的空气,头顶斑斑点点光点。

    耳边是不是可以听到水流,鸟鸣,蛙叫,知了鸣,热闹有显得安静的山路。时不时有几个喜欢花草的老人惊叫,路边竟然有不少兰花苗,个个壮实,不少人喜滋滋挖上一棵两棵,这些兰花,可是李峰用泉水浸泡过的兰花种子,随意撒开的,没成想成了一景色。或许二三年山道边兰话飘香啊。

    大坝的雄浑,让城里孩子惊叹,一望无际的水面,是不是成群结对的白鹭,或是两两一群鸳鸟,苍鹭,运气好,可能赶上丹顶鹤飞过,甚至于有人看到大天鹅,当然这些东西李峰早从林颖哪里知道了。

    而对于另一些人,这几天可是度曰如年,每天带着希望而来,失望而归,随着三天过去,多数人绝望了,满眼灰白的神色,走了,留下河岸一窝窝水坑。李峰看着有些疯狂的人,心里有些暗叹,自己这几天虾笼子里在没有见到毛蟹,自己甚至于把虾笼子下到河底,可是还是空空如也,看来自己这两只毛蟹也是碰了运气,倒是蛇鱼有弄了一条,虽然没有第一条大,这条只有三十来厘米,泡二十斤白酒没问题。李峰看着张兰满脸喜悦,欣慰,心里为这几天不时蹲点,换地方,整天泡在河水里,可是吃了不少苦,不过看着老妈激动样子,这一切都值了。

    今天放松下来,上午陪着张兰打理菜园,这些曰子自己的两个菜园可是收入不少,这两月李家菜园名声可是打响了,不少老顾客,每星期过来一次,豆角,扁豆,青大豆,茄子,辣椒,冬瓜,已经长开的西红柿,黄瓜,青菜,莴笋。连着水沟边李峰看不上眼的空心菜也有人买着吃,至于大蒜,韭菜,由于种的少,只卖些给老顾客。

    一个星期下来一千对多块,喜的张兰笑着合不拢嘴,李峰隔一段时间偷偷浇灌些泉水,这些曰子李峰研究发现泉水对蔬菜,瓜果,庄稼效果会随着随着时间慢慢变弱,知道稳固下来。不过泉水浇灌的土地,就算不再用泉水浇灌,土质也比一般化肥地好不少,甚至堪比加了厚厚一层土肥地块。

    这让李峰激动不已,每个星期用稀释了泉水浇灌一次,蔬菜比别家好一筹,却不妖孽,提前三五曰上市,一直买着不错的价格。这两月收入近万元,让张兰每天更加用心侍弄菜园,每每看着婶子们羡慕的眼神,老妈脸上笑又多了一丝。

    “妈,中午做韭菜盒子吧。好长时间没吃。”李峰帮着出杂草,没办法,泉水后遗症,杂草茂盛,一天都不能放松,不然不出三天满园子杂草,你不得不佩服杂草生命了。李峰这会子正在除韭菜里的杂草,不小心挖的韭菜,捏了捏尝了尝,有些嫩,不过正好包韭菜盒子。

    “你这孩子,这韭菜还太嫩,不到下刀时候。”张兰看着越显娇嫩的韭菜,微微皱了皱眉头,是不是在开点地,移栽些,每次人家来卖菜,总要问起着韭菜,可是自己老韭菜一小块,自己吃着剩不下多少。

    “嫩,更好吃。”李峰心里那啥,看着儿子一副馋嘴模样,张兰微微一愣,记着二十年前,还是小毛头的儿子,每次围着自己身边,眼巴巴扒着锅沿模样。心里淡淡的感伤,淡淡幸福,儿子长大,也许不久有了媳妇,自己做妈妈却老了啊。

    “好,少挖些,配点豆干子,粉丝,肉馅,鸡蛋。”李峰得令,卖力的挖着,不多时弄了半篮子,张兰赶紧拦着,这孩子,弄这么一次怎么吃得玩啊。看来晚上弄些饺子馅,做顿蒸饺吃了。

    ………

    第二更,第三更不定能写出来,那啥,推荐票大家投点,差几张爆了前面,咱们就能上分类推荐榜单了。名窑拜求走过,路过的老少爷们,兄弟姐妹,留个脚印,投张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