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千八十八章 媒婆的婚礼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一大清早,李峰忙活起来了,先是早早送着姥姥姥爷和爸妈去镇上看戏,回来忙活去李口子落实昨天事情。昨天答应了路军先把事情打听打听,东西还有没有,全不全,不全赶紧找找借着或是租用可以。李福正说起来李峰倒是记着,小时候来过为了鼻涕果可以用来做小烟斗。李峰和李长林,李灿,李旭,李长贵每年都要来偷偷打过一些。

    当然这事做的有点没有技术含量,几个调皮孩子被李福正婆娘还一阵大骂。李峰今天过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呢,这么多年事情了,福正婶子应该不记着了吧。谁想着一开口让李峰闹了大红脸了。

    “小宝,今天怎么没有带着竹竿儿,我家果子可是成熟了。”福正婶子见着李峰红脸呵呵一笑。“婶子,这么多年了,你还记着啊.”

    “怎么不记着,没有见过你们这么大胆子,骑在院墙上,不怕摔着。”李峰被说着越加的害臊了,这事还是自己点子,说着不用进去骑在院墙上来人跳下去就跑比跑进院子里方便多了。

    “咦,小宝来了,有事啊?”李福正正打算下地,水田收拾收拾这几天可以下秧苗了。“屋里坐,有啥事啊?对了我记着你小时挺爱吃叔家的鼻涕果吧,正好昨天我打了些,一会带回去些。”

    “谢谢叔。”李峰颇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果子其实李峰真不清楚怎么吃,小时候打果子不过是为了掏出里边果肉再用竹竿子插进去,用小刀子挖出一个如同烟斗一般模样。那时候没有啥么玩具,这个自制的烟斗在学校可以极受欢迎了,李峰做的精细,每次都能引来无数羡慕嫉妒眼神,那时候得意模样和如今每次被人夸奖得意的小宝宝简直一模一样。

    “谢啥,一家人了,对了,小宝,今天来着有啥事。”李福正接过自家婆娘泡着绿茶,递给李峰,李峰赶紧记着对着福正婶子道谢。“这孩子,比小子可是乖巧多了。”李峰被说着老脸又是一红,自己小时候调皮些,大有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虽让自己独生子,那时候村里光光他一个是独生子,还是三代单传,家里虽然生活也挺艰难,不过比着别的孩子无论是物质还是疼爱多了不少。李山和张兰,还是李峰爷爷宠着,惯着,调皮劲,那时候完全是小孩子头,东家地里掰些玉米,西家地里摘点蚕豆,这边拔下毛豆,哪里弄个西瓜。

    李家岗和李口子谁家有果子熟了,这几个小子绝对第一个知道,比人家主人还了解。难怪着,李峰现在这般让福正婶子惊讶呢。

    “人家小宝可是大学生,咋能不懂礼貌啊。”李福正说着李峰越加不好意思了,李峰赶紧打住,再闲聊下去里李峰脸皮再厚不好意思在坐了。

    “这是都是应该,对了,福正叔,我听我爸说前些年叔帮人办着喜庆活,不知道这些家伙事还在不在?”李峰没有客气喝了口茶,开门见山问道。

    “在啊,怎么你小子有办事啊?”李福正这些家伙事保存还不错,这几年用着少了,不过每年下来也有三两趟,挣些油盐钱。李峰一看,这不是误会了不是,李峰赶紧摆手摇头。

    “不是,叔你误会了,事情这样的,我这边平时不是拍些短片啥么,这次有对新人想着走一下场子,花轿锣鼓,高头大马。这不这些家伙事我这边没有想着找找,昨天我爸说着福正叔原先做这个,我来看看。”

    “行,这些东西在家里没有用,小宝,你啥时候用让人来拉着就是了。”李福正大方的摆了摆手,大家亲戚借着东西用用有啥啊。

    “这可不行,这个钱一定要给的。”李李峰赶紧说道,李福正不等李峰说完打断李峰话。“一家人说啥钱的,你这孩子。”

    “福正叔,不是,我是这么想,你看这些家伙事我们年轻人不太懂,还有规矩啥么缺啥少啥我们也不清楚,有事找不到人。福正叔你看这样,你给我们指导,指导,两天功夫,一天三百,这个衣服,家伙事钱另外算,唢呐锣鼓啥这个福正叔你帮找一下,钱一起算在我这边。”

    “你小子,啥钱的,你给叔抽根烟就成了。”李福正完全不管这些,倒是福正婶子有点心动,两天六百块,三四个月的油盐钱啊。

    “叔,这个钱可不是我出着,人家有这份钱,下次我结婚时候,你老想要钱,我还不给呢。”李峰说完,福正婶子赶紧搭话。“对对,小宝,你结婚一定要找你叔啊,婶子也给你帮忙去。”

    “行,这事就这么定了,叔,这个钱人家新人出着,这点钱人家不在乎。”李峰这么说,李福正不嫌钱扎手啊。这不乐呵呵接受了,这会水田不去了。福正婶子说了,自己一个人忙活完了,赶紧让福正叔用牛车把家伙事给送过去。李峰帮着抬着,尤其是花轿,福正说着一会运过去还要修正一下,东西福正婶子帮着准备好了。

    新娘衣服安着民国时候设计,布料挺好,李峰听着福正叔说着这两套衣服可是费了老大钱了。如今这么好的料子可不多见了。这可是真正蚕丝好料子,李峰摸着感觉舒服很。

    “这套衣服怎么一天也得一百块钱吧。”李峰笑说着,李福正赶紧打住。“这怎么行,不能破坏了规矩,这些物件本来我们应该提供,现在价格一场三百,小宝,你和人家说好我们不能占着别人便宜不是,城里人咱们不能忽悠人家不是。”李峰微微一顿,用力点了点头。

    “叔你说这对,你看还有别的需要布置嘛。”李峰对于这些不太懂,李福正一一把注意事项给李峰说道一遍。李峰一一记录下来,这里边事情还挺多。

    “叔,这个媒婆我看算了,这会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啊。”李峰听着媒婆有点皱眉,如今这些说亲的人多半是业余,谁家亲戚看着挺登对这么一说,真正让他们说着三五六,却是不能的。

    “这个可不行,这个没有媒婆算啥么一回事,没事,叔认识几个,不行这个钱叔来出。”李福正对着些可是要求的极为严格,宁愿自己出钱也要请来媒婆。

    李福正见着李峰有点左右为难,这事还是要问问人家新人那边。“叔,我先问问,人家若是不愿意出这份钱,我来出,不能让你出啊,这事我先给他们说说,不然人家没有准备不是。”

    “这话说着是,媒婆可是要跟着接亲,这里边规矩多着,新娘和新郎可不能倒是任姓着来,不然这婚礼做成啥样了。”李福正对于老东西可不允许别人这般破坏了。老一辈的人对于这些传承东西看着挺重,李峰点了点头打通了路军电话。

    “老大,我这边有个事情要问问,这次婚礼怎么说法,如是安着我们这里老式婚礼习俗,这个媒婆都是专业来,这里边规矩挺多,不知道两个新人意思。”路军这会刚刚进入凤县至少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呢,一家三口坐着商务车,这是人家新郎开着车,新娘一家六七口子,这边晚一会还要回去接人,这次新娘和新郎正好趁着假期把这个片子给拍了。家里孩子大人都放假,两家亲戚都要过来呢。

    “啊,小宝你等一下,新人在我身边,我帮你问问。”李峰等了一会,电话另一头一个清脆女生响起。“你好,你可以具体说一下嘛。”李峰一听这位估计是新娘,或是新娘比较亲近的人。

    “没问题,事情实在这样的,花轿,轿夫,唢呐锣鼓,衣服这方面都没有问题,新房准备了,竹木屋这个装饰用着民国那时候风格,衣服用着蚕丝,质量你放心。只是这个媒婆这个有些问题,我们这边不知道你们是请司仪,还是用我们这边媒婆。”

    “媒婆?”女孩有点惊讶,本来想着拍着片子没有多少事情,可是听李峰说着,一套准备下来可也不简单呢。

    “是啊,这个媒婆另外包钱,一天一百,这个如是你们不愿意出,我们这边出可以。不过媒婆这边规矩多。”李峰说了好一些,女孩听着半天。

    “这真的是媒婆?”女孩没想到媒婆作用这么大,可以说代表夫家接亲又要代表娘家感情,还有这么多规矩,各种忌讳,女孩从来不知道婚礼还有如此多的规矩。

    “是,这是传承下媒婆多少年了。”三姑六婆说法让媒婆地位一直不高,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一些文学作品对于媒婆的评价都不高,其实媒婆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做的,光光这么些规矩,忌讳,生辰八字,各种字句的机会,各种家伙事,时辰选着,这些零零总总可以说巨大百科全是。

    一般人可是玩不来,李峰听着李福正刚刚说着惊讶张大嘴巴,毕竟自己印象里媒婆死要钱,一副华丽花哨的打扮,怎么看不像好人的。没想到自己确实误会了,媒婆从诞生之曰起分为官媒和私媒。不过无论是哪种媒婆,基本知识储备都是必须的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