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十七章 竹楼那些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九十七章竹楼那些事【求收藏,推荐】

    ps:八云尘大大评价票,打赏,大强☆大大,血狮兽皇大大,皇天后土之王大大,masn小贤大大打赏。

    ……

    李福奎是个藏不住事的人,这不第二天一大早不少人饭碗没来及放下,沉寂了多少年大队的大喇叭,喊喊上了,八点开会。吃完早饭,闲在老少爷们,妇女孩子,拎着竹凳子聚在河湾子边上,笑呵呵聊天,男人们揣着茶杯喝茶抽烟,几个老人吧嗒旱烟。李峰跟着李山,过来看热闹。

    村里里几十户人家,全齐了,李福奎也没磨蹭直接开门见山说事情。昨天商量的建竹楼事儿一说,大伙议论开了。

    “他大爹,我们家长明上班呢,那里有功夫啊?”李长明媳妇搂着流着鼻涕的聪孩儿,小家伙看着不远的李峰不时做鬼脸。

    “是啊,你看我们家那口子忙的屁股不沾灰哪里闲工夫啊。”三婶子撇撇嘴,不乐意,村里做活可没钱拿,哪里有建筑队来钱啊,她可是想好,怎么着也不能让家里那口子过来,这些老爷们竟是死心眼,说不定说上几句就乖乖的干起白活了。

    别说,一个村子三十几户人家,个个家里有事,一时间吵吵闹闹,连着一些闲在懒汉子也跟着起哄。这下子弄得李福奎脸上一阵红一阵青。

    “吵吵个屁,你们这些坏事的娘们,知道屁啊。我可跟你们说,别说着有的没的影子,这事我说了,每家出个劳力。你们啊,有点脑瓜子,这事成了,钱能少掉谁啊?”李福奎昨天可没白忙活,让这李峰帮着分析这件事做好一年能弄多少钱,村里人老爷们还好说些,这帮妇人可是难缠,不弄些甜头,啥人愿意动啊。

    李福奎,这一说,不少人心泛起小九九,这事,自己家不参与,如是真的如同说的一般,一年二三万,这一家可就小一千啊,建竹篓,打石头,砍竹子,说不上小半月就能能齐活了。算下来,一天六七十块,可这事有谱嘛?人家城里人眼巴巴在个小山村租房子住?不少人心里犯嘀咕,李福奎看着事情这般,舒了一口气,这已经比自己想的好上不少,至少这些人心里记挂上了。

    李福奎今天也没打算弄出结果来,不过是让这些妇女心里有个数,回去和老爷们商量商量,弄出个章程来了。

    李峰看着一帮妇人聚在一起,讨论热火朝天,笑了笑,这事,热闹的,今天晚上说不定老爷们耳边聒噪一通是少不了的。可惜,看不见,不知道几家上演三娘教子。李峰暗暗庆幸,自己还没个老婆,不用听这些聒噪。

    李峰在回去的路上心想,自己是不是也趁着这个机会,在小楼边上建设个竹篓,靠着自己泉水潭,边上,屋后看着泉水流下,那飘起的水雾,可不是一大享受,屋前荷塘里鲤鱼自由涌动,荷花飘香,屋小一条小水沟蜿蜒,淡淡清凉水汽,正是夏曰乘凉。

    李峰这般一想,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与李山说了一声,转身向着二爷家去了,村里能拾起竹楼手艺的只有二爷和五爷。李峰与二爷最是亲密,这不,远远看着二奶在咕咕唤着小鸡,手里不时撒一把高粱谷子。

    “呵呵,小宝来了,老头子,别忙活了。”二奶这些曰子身体越加康健,这些曰还专门走了十多里去老庙还愿呢。请了尊佛爷回来,而李峰送着自己的佛爷,二奶一直记着呢,很多次说道这事。在两位老人心里,二奶可是康健完全是李峰送的这佛爷保佑。

    “小宝,来了,快进来坐,老婆子给孩子拿吃的。”李峰走进老屋,二爷家的屋子颇有些不同,台阶是连着屋里地板,这三间房子整个是建在石板上,迎门是杉木做的中堂,中堂两边是两面小门。中堂后面是通道,在后面才是青石墙面,留着台阶,小门。而左右手两边的卧室,并不是砖墙,或是青石,而是松木竹子做出的墙面,整个房屋被分成几块。走过通道可是到达左右两边,右手厨房,杂物架,左右厕所,山村里厕所不同于别错是使用是木桶,所谓干厕。

    这些是山里老建筑了,如今风格多是不留通道,使得堂屋和卧室大一些,过去山里妇人是没有地位的,来人,妇人多是躲在厨房,连着上菜也不能出现在堂屋,只能通道里瞧着门板,男主人接过饭菜招待客人,妇人孩子躲在厨房吃饭。

    “二爷,拾掇东西呢。”李峰走进,看着地板上各式工具,墨斗,手摇钻,凿子,大小刨子,竹尺。这些玩意,李峰小时候,最喜欢手摇钻,挺好玩,拉着在小树上钻个洞洞,插鞭炮,最是好玩了。

    “可不是,昨天你大伯说竹楼事,这不好些年没弄过的老东西了。”二爷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坐下,二奶泡了茶端上来,连着一些干果子,李峰赶紧接接过。

    “真好吃,外边可吃到这般地道果脯啊,二奶手艺真是没说的。”李峰捏了片果脯,柔软爽口,酸甜适口,这枣子做的真不错,自己家只能用来酿酒,这些小枣子最是难处理,尤其是不熟悉的做出来的果脯味道不正,而其实色泽暗,容易破。而二奶,做的果脯,无论是枣子,桃子,生姜片,不破不拦,不反糖,不粘手,吃起来柔软,酸甜适口,而且看着块形完整,色泽鲜亮。

    “好吃多吃点,这几年没动手了,今年亏了你这小娃子,你二奶这病多好了大半,不然,不说了。”二爷看着二奶,眼里那丝柔情,让李峰有些羡慕,两位老人将近六十年了,没听说红过脸,这可不容易啊。

    “呵呵。”李峰笑了笑了,没说啥,总不能说,我送过来的果瓜浇灌空间泉水对身体好吧,这让人信才行呢。至于佛爷担了这份功劳,李峰没太放在心上,看着老人健健康康比啥都好。

    李峰说了竹楼事,二爷二话没说,满口答应,看着事情解决,李峰拿着二奶包的一包果脯出了村里,回到家儿。

    “小宝,你可回来,这两小丫头闹腾的,唉。”王老远远看着李峰,满脸喜色,李峰愣神,这怎么了。

    原来萌萌和铃铛吃完饭,照例拎着小红桶去村里钓青蛙,这些天青蛙多,这两丫头弄了几个钩钩,每天除了钓龙虾又多了一样,钓青蛙,青蛙肉质细腻,味道好,村里收购的价格比龙虾还有高上几倍,几家农家乐三块一斤收购。

    “怎么?”李峰把手里的果脯拿出来,递给泪眼汪汪的萌萌,小丫头嘟嘟嘴,一转身,不理人,连着铃铛也低着头,这奇怪了,怎么了,连吃的都不要了。

    “唉,这丫头不知道听谁说了螃蟹可是卖大钱,吵着让我带着她去挖螃蟹,我哪里知道上哪挖,这不生气了,闹脾气,她姑姑又不在。”王老满脸苦笑,自己几棵花苗都被连根拔掉了,心疼死了。可没法,拿着丫头没办法。

    “螃蟹?不会是长毛蟹吧,这东西一只好几十块,不过这东西可不多见。”李峰小时候倒是见过几次,这种螃蟹个个有拳头大小,爪子上长满黑色毛须,那会一只可就要十多块,如今小一百一只。

    “长毛蟹这么贵啊?”王老见过好些长毛蟹可是没听说珍贵啊。

    “这个我倒是听说,这种毛蟹含有一种氨基酸,听说对癌症有一定抑制作用。前些年有人捉了一只卖了一千多,如今虽说价格说是几十块,真正遇见买主,价格不好说啊。”李峰说话留意萌萌和铃铛,竖着小耳朵偷听。二个小丫头,对于钱认识不多,听着李峰说毛球,眨巴眼睛认真听着,心里想着啥,可就没人知道了。

    “抑制癌症,小宝,真的有这东西嘛?别说一千,一万我也买,你帮我去问问有人捉到没有。”王老一听,神情颇为激动,看着李峰多了几分急切。看着王老的神情,李峰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李峰心里猜测,不过听着王老竟然也想买这种毛蟹,满脸苦笑,这玩意比河豚还少见,别说近些年吵吵可以抑制癌症,捉毛蟹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一年能有个三两只已经算是好的了。

    “王伯,这事我也是听说,至于有没效果还是两说呢,再说这东西可遇不可求,只有大河这一片有,每年秋季不知道多少病人家人过来寻找,可是每年能有三两只已经运气,这些年更是罕见。萌萌,谁和你们说的这事?”李峰颇为不忍看着王老的失望的神情,可这没办法,自己不是神仙,再说有没有功效还是两说呢。

    “二孩,他说我们找到,他给我们十块钱。”萌萌低着头,小声说道,大眼睛的眨巴着,几点泪水,挂在白嫩小脸上,这个二孩啊,下次遇见了给他几下,真是,这玩意可不是普通的螃蟹,这玩意过去都是在大河下网子才能捉到呢。

    “唉,算了。”王老叹了口气,脸上有一丝痛楚,看样子真是有亲人朋友有病啊。

    ……………

    本来今天早上码字,谁知道早上发工资,一看,我晕,除了房租,只剩三百来块。没法子,出去找找兼职做做,不然饿死了,三点多才赶回来,以后尽量快些,今天三更不敢保证了,二更是不会少的。